不必把體力勞動與腦力勞動對立起來

來源:光明日報  稿源時間: 2019-06-21

  “美國小學生平均每天的勞動時間為1.2小時,韓國0.7小時,而中國小學生平均每天的勞動時間只有12分鐘。”日前,這組數字在網上引發熱議。記者調查發現,中小學生自理能力缺失與勞動意識淡薄現象普遍存在,勞動時間、勞動能力“雙赤字”情況突出。專家表示,“我國青少年勞動教育缺失問題,已到了令人擔憂的地步。”

  青少年不勞動、不會勞動、不愿勞動的現象,確實較為普遍化。比如,某縣婦聯對一所重點中學高一學生做過的調查顯示,從沒洗過衣服的占79%,不會或不敢使用電飯鍋、液化氣爐的占67%。留心我們身邊,也可發現太多孩子不會包書皮、不會整理書包、不會疊衣服、不會縫扣子。

  但是,如果把勞動僅局限于體力勞動,或者一提起勞動就是疊衣服、洗襪子、刷碗、掃地,是不是窄化了勞動的內涵?對學生來說,當然不能“衣來伸手飯來張口”,應該掌握基本的勞動技能,也應該熱愛勞動,這樣才符合“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”的要求。但是,把勞動等同于體力勞動,把腦力勞動與體力勞動割裂開來乃至對立起來的做法,顯然不客觀,也不可能讓人服膺。

  從“人生在勤,不索何獲”,到“業精于勤而荒于嬉”,從“成由勤儉敗由奢”,到“一勤天下無難事”,中華民族不僅熱愛勞動,更對勤勞、勤奮、勤儉有一種融入血液般的信仰。所謂的勤與勞,就包含豐富含義,既有動手層面的勞動,也有動腦層面的勞動,比如古人所稱的“宵旰憂勤”中的勤、“宵旰憂勞”中的勞,就不可能只是干體力活。

  即便是傳統意義上的勞動模范,所做的也不只是體力勞動。比如,一些被譽為“匠心筑夢”的大國工匠,他們讓人震撼的,是對職業有熱忱,對勞動有熱愛,以及掌握爐火純青的技藝。“技可進乎道,藝可通乎神。”如果只是簡單重復“低級”勞動,而沒有創新精神,沒有日復一日的鉆研,就不可能成為大國工匠,也不可能被評為勞模。

  對新時代的孩子來說,他們的視野更開闊,所承受的壓力似乎也更大。這體現在腦力勞動更多樣化,壓得孩子喘不過氣,究其因,腦力勞動有時比體力勞動更累。勞動是包羅萬象的,不是只干家務才是勞動,孩子做功課也可歸為勞動的范疇。干創造性的事,比如搞發明創造,也是勞動。此前,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提醒:“各地適當開展勞動教育是有必要的。但是要注意勞動的內涵就是生活的一部分,不要簡單理解為只有體力勞動,這是我們曾經犯過的一個錯誤。”觀照現實,這一斷定是有道理的。

  “勞動教育的最終目的是人的健全發展”,按照這一判斷,無論動手還是動腦,無論流汗還是“燒腦”,只要有益于自身的健康,有益于人格塑造,都可歸為勞動。

  更應該看到,基于人類發展的大勢,整個社會的體力勞動時間在縮短,特別是進入人工智能時代,很多體力工作完全可交給機器人。有人預言,隨著人工智能越來越強大,50%的工作都將被人工智能取代。還有一個例證是,日前,馬云參加聯合國數字合作高級別小組談話,稱自己從業25年還只會收發郵件,仍是個新人,“這個時代已經不再是拼體力,而是拼內心、拼頭腦”。其實,不是說體力勞動不好,而是說體力勞動和腦力勞動共同定義了勞動。隨著時代進步,拼頭腦確是大勢所趨。

  時代在變,勞動精神永遠不變,熱愛勞動的人是幸福的,也是有充實感和成就感的。崇尚勞動,就應該反對將體力勞動與腦力勞動相對立的觀點。一言以蔽之,無論體力勞動還是腦力勞動,只要動起來就值得贊賞。(王石川)

責任編輯: 王昕冉

copyright 版權所有:新疆亞心網網絡有限公司

關于亞心 ┊ 客戶投訴 ┊ 聯系我們 ┊ 版權所有 ┊ 網站地圖 ┊

疯狂维京海盗返水